帳號: 密碼: 新會員註冊 | 忘記密碼
網站搜尋     | 進階搜尋
其他 : 鄉福移風易俗 盂蘭節開迎福大會
發表者 da123 於 2011-08-25 00:00:00 (5960 人氣)


滅罪迎福同樂日
 

改以「祖先紀念牌」紀念先祖,移風易俗。
 
 
8月13日,即農曆7月14日盂蘭節當日,鄉村福音使命團舉行迎福大會,為香港祈求神國度的公義、平安與喜樂,藉此轉化民間習俗。

移風易俗但保持良好關係

每逢農曆7月,市民因為不安、文化習俗或宗教等原因,入夜後到街上燒衣化寶,拜祭鬼魂。有見及此,鄉福伙伴荃灣區教會在盂蘭節舉辦迎福大會「滅罪迎福同樂日」,主題為「愛主敬祖,關愛生命,轉化習俗,文化更新」。大會上,基督徒同心合意公開為社區向神禱告,另外有信徒分享遠離黃賭毒黑、神蹟醫治等見證,述說福音大能。警方和社署均有代表出席擔任主禮嘉賓。

鄉福於2005年成立,向來積極向新界原居民傳福音,近年領受「移風易俗」的異象,因此8月13日在荃新天地一期露天園林廣場舉行迎福大會。今年年初三鄉福舉行新春祈福會,期望日後每年初三都舉辦「祈福節慶日」,將來成為全港祈福大會,轉化本地習俗文化。

現時新界鄉村居民約有70萬人,有些村落有過百年、甚至過千年歷史。不少鄉村設有廟宇、祠堂等,每逢農曆新年、清明節、孟蘭節、重陽節等節日,或舉行紅白二事期間,所進行的習俗儀式都混有偶像崇拜、祭祖的元素。鄉福正著手更新此等習俗儀式,提供另類出路,讓基督徒以合乎聖經教導的方式參與,毋須因為信仰而把傳統文化習俗連根拔起,令家人以為他們不孝忘本,以致村民信主後仍與家屬鄉親保持良好關係。

改用「祖先紀念牌」

鄉村祠堂或長子家中通常放有先祖「神主牌」,鄉福推動將以「祖先紀念牌」代替,在台灣稱為「世代傳承表」,信主後仍可保存紀念先祖的傳統,持守孝道美德。

鄉福副主席彭貴枝牧師是粉嶺圍原居民,他說圍村人非常重視「神主牌」,有根深蒂固的觀念,如不能解決這方面問題,就很難說服他們信主。他指,聖經上以色列人都會紀念先祖,因此基督徒都可以紀念先祖,但不是拜祭先祖,敬拜的對象是神。

祖先紀念牌上寫有先祖的名字,頂部明顯標寫「敬拜上帝」,幫助人將敬拜的目標轉向神,而不是先人,由祭祖改為敬祖,以解除拜祭先人的習慣。先人名字之上,扼要寫有福音內容,這些內容可按情況及需要修訂。除了原居民、鄉村居民外,也適用於城市人。

鄉福現時的方向是先由基督徒在自己家庭做起更新傳統文化習俗的工作,至於村的層面就路途尚遠。彭牧師說,數月前他的父親安息主懷,他拒絕鄉村慣用的道教儀式,首次在村內舉行基督教安息禮拜,有不少村長及父老出席,他們有些表示參加基督教喪禮後,感到很和平,可與他人一起懷念、告別死者。

彭牧師指,有些圍村每逢重陽節會一連7日舉行拜祭,很多村民都會參與,他因信仰不參加拜祭,但晚上會主動入村吃盤菜,跟村長父老建立關係,活出見證,不讓村民以為他信主後便要與村民割席。因此,他認為基督徒不要謝絕跟家人去掃墓,可以鮮花取代元寶祭品,以此表示敬仰,又要積極與親友保持關係,把握向他們傳福音的機會。

鄉村靈界經驗多 宜權能佈道

鄉村居民較多迷信邪說,偶像廟宇也多,當進行鄉村福音工作時,也要留意屬靈爭戰。彭牧師認為,村民通常比城市人有較多的靈界經驗,純粹在理性上跟他們傳講福音,效果不理想,他們傾向在經歷神蹟醫治後信主,鄉福副主席陳流芳太平紳士的歸信也與神蹟醫治有關。彭牧師表示,具體福音工作的策略有三:禁食代禱、趕鬼釋放,以及平日以愛心與村民建立關係。

現時,鄉村福音工作以服務為介入點,如安排中醫診車入村為長者診症,舉辦節慶嘉年華,平日入村舉行小型活動,與村民玩遊戲、唱歌、派發禮物等。青年人大都為謀生搬到市區居住,長者因不習慣市區生活而留在鄉村,因此長者和小孩是主要的福音對象。

入村傳福音前,與村民先打好關係尤其重要,例如結識村長,村民才較願意向外開放,或是安排新界人跟他們傳福音。入村辦活動前,先要去信知會村公所,避免使村民感到被冒犯。

香港千多條鄉村之中,只有極少數有教會,據知部分鄉村會有家庭式教會,而西貢區有幾條具有天主教特色的鄉村。彭牧師觀察到,城市教會需要更多認識並回應鄉村的福音需要。

城鄉關係

彭牧師指,1972年實施的丁屋政策導致原居民與城市居民之間的關係出現張力。政策允許滿18歲的原居民可興建丁屋,但其他市民沒有這權利,令外界質疑原居民享有特殊利益,因此造成社會分化。但從另一方面來說,某些原居民確實持有地契及土地擁有權,而丁屋政策亦容讓政府隨時有權收回土地,賠償價格和土地售賣後的用途是否合理,直接影響原居民利益。彭牧師希望特區政府澄清殖民地時期遺留下來的丁屋政策。

香港鄉村過去經歷了許多轉變,部分鄉村於數十年間愈來愈蓬勃,吸引不同階層人士入住,部分則因位置非常偏遠已荒廢了。在談判回歸問題前,香港人可輕易申請勞工紙到英國工作,吸引許多新界原居民申請,絕大部分在異鄉從事餐館工作,漸漸落地生根,在港空置的村屋租了給非原居民居住。彭牧師指,以粉嶺圍為例,有大概三分之一的原居民已移居海外。鄉村逐漸開放給非原居民遷入,減低了鄉村團結,但也減低了其封閉及排外性,比以前更易接受外人和教會。

(記者王麗媚報道)

(圖:受訪者提供)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