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新會員註冊 | 忘記密碼
網站搜尋     | 進階搜尋
個人見證 : 粉嶺圍圍村首位牧師
發表者 daniel 於 2006-03-25 00:00:00 (3198 人氣)


彭貴枝工商管理碩士畢業照
 

結婚時的盤菜宴
 

被按立為牧師
 

七兄弟姐妹與父母家庭
 

到英國短宣
 

在內地神學院培訓
 

與榮頌團契弟兄合照
 

落鄉村傳福音
 
彭貴枝

源遠流長
我在1956年出生於粉嶺圍,祖先約在七百餘年前因在大陸潮州揭陽生活艱苦而遷徙至粉嶺,立圍有七百多年歷史之粉嶺圍,根據我們每家每戶(每個「門頭」)擁有厚達365頁的族譜。(香港幾間大學也存放了粉嶺圍族譜贈本。)我是第十九代傳人、小兒是第二十代,更後輩的已經是第二十三、二十四代傳人了!

我們在家裡、在村內都是以「圍頭話」來溝通的。我兒子這一代已經不懂說圍頭話了,恐怕再過兩三代,有千年歷史的「圍頭話」傳統語言文化會逐漸湮沒!廣州話的「食飯」,圍頭話是「吃飯」;廣州話的「實力」,圍頭話是「實勒」;你去「哪裡」?圍頭話是你去「宣主」;去「哪裡」等於圍頭話去「宣講主耶穌」,多麼屬靈的語言文化啊!

大家庭背景
本人有七個兄弟姊妹(五男二女),我排行第二,妹妹們排行第三、第六,爸爸自小幫爺爺耕田種稻米、蔬菜等,結婚後與朋友合資經營小型建築材料運輸公司,他自己兼任司機,父親為了養活我們這「七小福」,朝出晚歸,辛勞地工作。母親每天照顧我們的生活起居,忙碌到不可開交了!父母十分恩愛同心,絕少聽到他們爭吵,感謝神賜給我一個溫暖的家庭!

懷緬鄉村簡樸童真生活
 記得四弟在七、八歲時,有一天在村裡玩耍,一時因不小心跌落十多呎深的飲水井裡,幸好當時十五、十六歲的哥哥剛巧在附近,他聽到消息後立刻奮不顧身跳落深井把四弟從井底救起!感謝神的保守,感謝祂賜給我們深厚的兄弟情!

 我的童年生活雖然沒有豐富的物質享受,但與一群年紀相約的村童玩耍得很開心。我們一起會拍「公仔紙」、彈波子、放紙鳶,又用玻璃粉加蛋白和魚皮膠水,將紙鳶線納得十分鋒利,用來鬥割,斷對手的紙鳶線。我們亦會從村裡步行約半小時到粉嶺哥爾夫球場內的樹林捉「豹虎」(細小的蜘蛛),用來格鬥。動態的活動有乒乓球、足球、游泳、在河溪裡捉魚、「兵捉賊」(捉迷藏)等玩意,真使我們不亦樂乎!我們有時還會偷摘別人的果樹(荔枝、龍眼、黃皮樹)和農田的蕃薯來烤燴。

反斗頑皮惡作劇
有一次我和哥哥與兩個比我大兩三歲的村童在村裡玩耍,剛巧有一輛載運汽水的車輛停泊在附近。趁跟車工人與司機離開汽水車時,我們四人突然興起偷汽水的念頭。擺放汽水的鐵架很高,而汽水連木箱又頗重,原本每人想托一箱(24枝)汽水,但因力不從心,只好改為兩人搬一箱汽水。我們四個人以最快的速度,把兩箱汽水收藏在草叢中。等到汽水車離開後,我和哥哥兩人分得一箱汽水。雖然害怕得很,但卻有點英雄豪俠的氣慨感覺。正在興高采烈之際,母親發覺家裡有這麼多汽水後,就大興問罪之師,我們惟有誠實招供,接受了嚴厲的責罰「藤條炆豬肉」!

猶記得在八十代年完成大學課程返港後,在一次的禱告中,神讓我好像看彩色電影般清晰地看到我偷汽水的過程,更令人驚嘆的是,相隔了那麼多年,我已經忘記了當時偷的是甚麼汽水,但神卻讓我知道一箱是新奇士橙汁,另一箱是新奇士檸檬汁。當年每樽汽水的售價只是三毛錢,兩箱(48枝)汽水合共是十四元四角。神光照我之後,我立刻寄了一張二百元的現金票及一封道歉信給可口可樂公司,告訴他們我已經信了耶穌,向他們致歉和作出,並請求他們寬恕我們的罪行!

脫離賭博惡習
新界圍村也會有些比較複雜的環境。因我身材矮小,又沒有甚麼計謀,所以沒有加入黑社會組織,但自小好賭成性,未夠十歲已懂得「打麻雀」、「啤牌」。在農曆新年假期間,圍村居民更會由年三十晚賭至正月十五元宵。後來在香港讀完中六預科考不進大學,便遵照父母親之好意在1975年去了英國繼續求學。

到了英國,我想重新做人,無奈經不起試探又重蹈覆轍。英國星期一至星期六都有跑馬,而且有三、四個馬場同時舉行!馬會投注站往往開設在華人餐館或外賣店對面或附近,當時七十年代在英國的華人,大部分都是從事飲食業,生活十分枯燥,十之八九都嗜賭。有些人還因嗜賭欠下餐館老闆頗大筆的債項,以致失去自由,不能轉到其他餐館做。有人每逢星期六出糧時已經一早輸光糧款!家庭破碎、婚姻失敗的個案也有不少。

有時在上學途中,我會身不由己地進入馬會投注站,身上揹著書包,整袋都是「書」(諧音「輸」),怎會不輸光呢!除了賭馬、「打麻雀」,偶然也在午夜十二點餐館收鋪後,與餐館伙記駕車約一小時到賭場賭錢,一直到清晨時份才清袋而回,早上自然就曠課了!星期五、六兩晚的餐館兼職工資也屢次輸掉!作為一個學生,竟然這麼沉溺於賭海,真教我內疚。最令我良心受責的,是遠在香港鄉村之父母,還以為他們的兒子是個好孩子!我真是苦啊!誰能拯救我脫離賭博的苦海呢?那時真是「斬手指也戒不掉賭博的捆綁」!這段痛苦的時間困擾我足足超過兩年。

信主後生命改變
感謝主!在1977年年底,住在鄰埠、剛信了耶穌不久的妹妹,常常與我分享福音,我感受到她生命的改變,她滿有平安、喜樂和愛心。在我學校裡有一位身材高大的黑人同學也開始帶我參加他教會的聚會。妹妹、同學和他教會牧師、信徒對我的關懷是我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經過幾個月之探索後,在1978年年初,有一天我在房間跪下求主耶穌赦免我的罪,改變我的生命,作我的救主和引導我人生的前路。禱告之後,我發現淚水沿面頰往下直淌。我從小到大絕少流淚,這次痛哭後,我內心裡千斤的重擔忽然完全消失!哈利路亞!那天晚上我如一個嬰孩般熟睡到翌日早上,一踏出家門,看到的整個世界都是全然美麗的!事實上,四周環境並沒有改變,但我確實知道,我已經重生,內心已更新了!

後來我祈求主幫助我用幾個月時間努力追回學業成績,感謝主!靠著神的恩典,我終於在1978年順利考入大學,更考獲助學金支付所有的學費及食宿費,以致父母毋須負擔這沉重的擔子。完成學士學位後,我再考獲英國科學研究院(Science Research Council)之獎學金,完成理學碩士(M.Sc.)。在1983年年底再考獲工商管理碩士(M.B.A.)後才返回香港,其後在澳門大學(前身名為澳門東亞大學)擔任講師。讚美主!榮耀歸給能改變人生命之慈愛天父!

疾病得醫治之經歷
我自小身體還算不錯,但由七、八歲開始久而久之會流鼻血,有時晚上流鼻血也不醒覺,到了早上睡醒後發現衣服沾滿了血跡。猶記得在九龍新法書院就讀中學二年級那年的某天,我不慎從一個約十呎高之體操大鐵輪掉下來,鼻子碰到一條鐵爆裂,陷入昏迷狀態,血流滿臉被送入醫院。自此以後,我的鼻子更差了,有時飲多些汽水、食些煎炸燥熱東西或寒涼食物(如西瓜、菊花茶等)都會引致流鼻血。如果我在上課時流鼻血,學校聖約翰救傷隊的同學會用手捏住我的鼻子,托著我的頭使鼻孔平向來止血。如果在家中流鼻血,母親和xx會用凍水輕拍我的額頭,或燒燈芯灰灑入我的鼻孔裡,甚至用古老的秘方把凍水沾濕我下身的陰囊。但這些方法全不奏效,遍尋中西醫藥也不能治好我的鼻患。

1975年到了英國讀書,由於英國天氣頗為寒冷,我的鼻子更患上鼻敏感症、花粉症(Hay Fever),常常不停流鼻水,打噴嚏、眼睛和鼻子十分痕癢,當時實在很苦惱,我的健康與學業也受到影響。藥物只帶來短暫的舒緩功效,褲袋裡常常袋著一大疊廁紙。感謝主,1978年信主之後我認識到主耶穌不單只被釘十字架流出寶血,赦免了我的罪,更因為祂受的鞭傷,我已經得了醫治(彼前2:24),「祂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太8:17)。於是我像小孩子般單純地祈求主醫治我多年的鼻患,感謝主!每當我流鼻水、打噴嚏的時候,我都憑信心讚美主,宣告我會得醫治。後來有一天從早到晚都沒有鼻敏感的病癥,至今超過二十年,我的鼻子完全被主醫治好了。我現在進食甚麼東西也沒有流鼻血和鼻敏感的問題了!讚美主!

使無變為有的神
大概十三年前,我有一位在英國大學讀書的新加坡同學來香港探訪我,他是家中長子,但結婚多年,妻子也不能生育,看了一些當地著名的婦科醫生也無濟於事。他們是愛主的基督徒,十分渴望有小孩子。於是我為他禱告,當時並沒有甚麼觸電或特別的感覺,只求神施恩憐憫他們,按著祂的主權和旨意賜給他們生育的能力。約兩個月後,他打電話告訴我妻子已經懷孕。現在他們已經有兩個活潑可愛的男孩子了!神不單使不育的撒拉、利百加和哈拿得生孩子,也使我的同學如願得子!神是不偏待人的!哈利路亞!

從靈界壓制得釋放
鑑於孩提時代鼻患嚴重,阿x在我十幾歲時拿了我一件恤衫幫助我「問米」,求靈界指引,回家後將我的恤衫擺放在我床上,擺放了些米,又叫我吃用來施行過儀式的蘋果。我當時不信鬼神,知道她用了頗多的金錢替我「問米」後,我在一怒之下擲爛了那個蘋果在地上而沒有吃它。後來在英國讀書時所住的餐館鬧鬼,我兩三次被「夢魘」(被鬼壓制),人是頭腦清醒的,但全身不能動彈,胸膛被壓得很辛苦又不能開聲說話。還有一次險些被汽車撞倒,在家裡修理電制時觸電弄傷,晚上因害怕鬼靈而不敢熄燈睡覺。那段時期生活在惶恐不安裡,我對一個將返回香港渡假的朋友訴說我的時運很低,請他轉告我在香港的父母。後來母親托他帶來一度三角形的小布袋及紅線牽著的「符」,叫我戴在頸項或放在枕頭底。有一次在好奇心推使下,我把符拆出來看,裡面有一張黃色的符紙寫著「太上老君急急如來令!」。因情況沒有改善,我更無知地用了一條布帶把一個十字架、一個小玉佛像及一個古銅錢連串在一起戴在頸項上,我當時以為這些靈界「武林高手」能幫助我辟邪驅鬼、保護我。後來在1978年初信了耶穌之後,對自己參與這些「問米」、戴符和拜偶像的行為徹底認罪悔改,斬斷一切靈界之連繫,才真正得著主耶穌所賜之平安和自由!

在英國和香港多年的事奉當中,也多次參與驅趕污鬼邪靈的釋放事奉,讚美主!因祂在十字架上已經打敗魔鬼、罪和死亡!

由大學講師變成為牧師
我還記得早在讀大學時期,神有一次藉著主耶穌三次對彼得說:「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你餵養我的小羊。」來呼召我事奉祂。返香港教了幾年書之後,神再次在禱告裡用以上的說話來呼召我,並深刻ㄔ雃b我心中,我人生最大、最重要的事情是信耶穌、生命改變得著永生救恩!祂問我是否願意做傳道人,向未認識主的人傳福音,使最大、最重要的事情也發生在他們身上。我欣然接受主的恩召作祂的僕人,雖然要放棄高薪教職而有些掙扎,感謝主使我的父母諒解我,並積極地支持我事奉的使命!

邁向更大屬靈爭戰的異象
彭貴枝由一個「爛賭仔」變為大學講師,又由大學講師變為粉嶺圍立圍七百餘年以來之首位牧師,這全都是神的恩典和選召。感謝主,我年邁的父母及七兄弟姊妹已經信了主。眾兄弟姊妹已經成家立室了,神亦賜福我們各人的婚姻和家庭。

我最大的負擔是盼望香港所有鄉村大復興,惟有這樣,香港教會才真正有大復興。很多鄉村原居民來港已有幾百年,他們曾作先鋒、作「開荒牛」,可謂無功都有勞。主耶穌昔日走遍各城市、各鄉村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太9:35-36)。但願香港眾教會也效法基督把福音傳給超過一千條鄉村、七十多萬的村民,使這些失喪靈魂不要再一代一代的因不認識主而沉淪滅亡!「我在基督裡說真話,並不謊言,有我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我是大有憂愁,心裡時常傷痛,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9:1-3)

現任事奉工作
(1)以利沙復興團~團長(總監)
大陸福音與培訓事工及推動華人教會合一與復興事工。
(2)榮頌團契(福音戒毒)~義務牧師、董事。
(3)鄉村福音使命團~副主席。

列印模式 轉寄給朋友